Raven_White

写作练习(三)

“女巫”和混混势力登场!!!

(三)
  值班的狱卒昏昏沉沉地估摸着时间,给油灯加了点油,就打着哈欠去找同伴换岗了。
  尽管天还没完全黑,牢房因狱卒的离去已再一次躁动起来,似乎有不少囚犯想看看之前恶徒与异邦人的冲突是否有后续。兴致最高的是那个满脸胡茬的赌徒,他和另一个负债入狱者打赌混混们会揍扁异邦人,赌注是他明天的午饭——两块干硬的黑面包。
  混混的头子抱臂靠着墙,他的喽啰们围在他身侧,不断怂恿着他趁现在开始行动。
  “老大,现在管事的走了,我们兄弟几个一起上,教训那小子一顿,如何?”一个矮小的混混凑上前谄媚地建议。
  “反正他已经得罪了格雷迪家族,废了他的腿也不会有人说什么吧。”另一个混混也在帮腔。
  “不给异邦人点颜色瞧瞧老大的威严往哪放?”第三人也开口了,说得义愤填膺。
  混混头子嫌恶地啐了一口痰,摆了摆手。他看向埃德那边的眼神依然凶狠而不甘,但他暂时还没有允许手下去干那件,几乎全牢房人都认为他们会干的事。
 
  “好吧好吧,扯到了不愉快的东西,我道歉。”绿发的女人作了个毫无诚意的致歉后拍拍手,把埃德从回忆中拉回来。“我们聊聊别的怎么样?”
  埃德瞥了她一眼,没有回应,但满脸都写着戒备。
  无事献殷勤,肯定没什么好居心。
  女人见状,收起笑容,像是无可奈何地轻叹一声:“聊与我相关的,行了吧~”
  独眼的青年犹豫片刻,紧绷的脸缓和了些,算是默许。
  扯了扯已经变得灰扑扑的裙摆,绿发女人又换上了熟悉的笑容。
  “我是阿什莉·索恩,愿意的话直接叫我阿什莉就好。职业嘛——是个女巫。”
  女巫?埃德见过几个女巫,她们几乎都是老妇人,声音低沉而嘶哑,披着遮盖衰老丑陋面容的黑色斗篷。她们住在偏僻的地方,屋里还放着泛黄卷边的魔法书籍或“咕噜咕噜”地煮着气味奇异的魔药,其中一个的书房甚至有个眼睛闪绿光的骷髅头。长时间的独处让老女巫们脾气都很差,总是恨不得立刻将造访者轰出去。
  见鬼的女巫。
  埃德再次将自称阿什莉的女人从上往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一番。除了老旧的衣服,她的形象和传统的女巫一点也沾不上边。
  这个国家现在的女巫喜欢这种样貌示人?他不禁暗自腹诽。
阿什莉注意到埃德表情的细微变化,吃吃地笑了起来:“看起来你不相信我的身份?我真的是个女巫——就和你父亲是商人一样毋庸置疑。只不过我和同行相比张扬了一点而已~
  “因为我喜欢热闹,也喜欢有趣的人和事。
  “像她们一样成天待在偏远狭小之地的日子我可受够了,那真是无聊透顶,还不如在这里有意思——比如今天的你和亲爱的马库斯之间的斗殴就让我很尽兴。”
  言毕,阿什莉微微歪头,妖冶的紫红色眼睛紧盯埃德,似乎在等候他有趣的反应。不过那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使她看上去仿佛早已知晓埃德接下来的行动如何。

  可惜的是,没等阿什莉·索恩看到埃德阴沉的脸色,就感觉自己被一只有力的手拎了起来。几个混混狞笑着上前围住了她的观察对象,而对方只是没好气地“啧”了一声,便毫不畏惧地握紧了拳头。
  “聊得很开心吧,疯婆娘。”混混头子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音量不大,却带着明显的怒意,“可是你找谁也不该找这个异邦小子。”
  其他混混们磨拳擦掌,只等他们的老大一声令下,拿下包围圈内的猎物,出一恶气。这个原本昏暗的角落俨然成为了全牢房目光聚焦的中心,囚徒们或兴奋或不安地关注着事态进一步的发展。
  阿什莉没有反抗,也不惊慌,甚至连头也没回,“啊呀啊呀,这不是亲爱的马库斯吗?我正和小埃德谈起你~”她说得一脸轻松,尾音还微微上扬,还仿佛现在安全受威胁的不是她。
  混混头子不为所动,手稍稍收紧,加大了力度,“少给老子耍花招,干你该干的,别在这碍事。”
  “要打架愿意奉陪,放了她。”大约明白找麻烦的混混姗姗来迟的缘由,埃德稍稍改善了对面前女巫的看法。虽然如此,他还是略有不爽——自己还没到需要女人保护的地步。
  回应他的是包围他的混混们一阵哄笑,小个子混混还不忘挖苦他,“小瞎子,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逞什么英雄!”
  “为什么一定要把事弄得那么僵呢?”阿什莉觉得马库斯鼻子喷出的热气弄得她后颈痒丝丝的,不禁笑出声来。“马库斯,虽然我真的很想再看你们打架,但现在,你们的恩怨还是先放一放吧——”
  接着,她将音量压低到只有她自己和马库斯可以听见,“如果我们的合作还能继续的话。”
  马库斯瞳孔骤缩,随后看起来有了几分犹豫和忌惮,“你在威胁我吗,女·巫?”他咬着牙低声质问。
  “只是个小小的提醒,我认为我们该和谐相处,但选择权终究还在你的手上呢~”绿发的女巫眼睛半眯,语气和话的内容开始有了莫名的违和。
  宛如绿色毒蛇在吐信。
  沉默半晌,混混头子的喉结动了动,把阿什莉粗鲁地放下,又示意其他混混过来他这。尽管万分不愿,他还是妥协了——目前妥协了。在全监狱人震惊而疑惑的表情中,带着他不满的部下们骂骂咧咧地走开了。旁观者们自觉为他们让开一条道,却又在他们走过后窃窃私语,指指点点。
  阿什莉揉揉后颈,对尚未搞清状况的埃德咧了咧嘴。“看来我们的聊天要暂停一下啦,小埃德。”她轻巧地跟上了马库斯一行人,“晚点见。”她说。

  天色已晚,新来狱卒的默许下,犯人们开始了“买卖”。虽然和先前一样混乱,但几乎所有人都开始将重点话题从新来的异邦人转到装束奇怪的女人身上,也几乎人人都为这群混混在那个她面前吃瘪而感到畅快解气——除了之前那个赌徒,他正为他输走的明日午餐而难过。

评论

热度(2)